登陆

安倍架空平和宪法底气何来:反建制与日本“强者需求”的符合

admin 2019-08-24 270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安倍晋三 东方IC 资料

日本安倍晋三内阁上周通过的2018版《防卫计划大纲》和《中期防卫计划》是“架空”战后和平宪法的又一动作。与过去数年的诸多先例一样,比起直接挑战和修改法律条文和既有原则,安倍政权选择了以“另类解释”自圆其说的方式来加以遮掩,以缓和日本国内的疑虑和争议。不得不说,新版《防卫计划大纲》的通过意味着安倍右翼路线的又一次成功。日本的和平宪法虽然还不至于遭到废弃,但是在日削月割之下,可谓是已然徒有其表。

进攻性的《防卫计划大纲》

从内容上看,此次修订的实质内容可以分为战略更新和军备购买两部分。战略更新主要强调了混合作战、跨领域作战的概念,亦即在未来的战争冲突中需要将传统的陆、海、空军与太空战、网络战和电子战结合在一起。为此,大纲表示日本将新设太空部队并强化既有的网络部队。这一做法无疑是对美国相关战略安排的效仿,与外太空和网络公域的非军事化主张背道而驰,必然会对地区和世界的和平产生负面影响。

在军备购买中还可以继续“一分为二”,其一是购买“传统”的军事装备,其二则是此次大纲的要害——购买或者改建一系列明显突破专属防卫原则的进攻性武器。所谓传统军事装备,并非是指其落后或者没有争议,而是说其在日本国内政治的范畴内多少还符合和平宪法规定的专属防卫原则。例如,此次《防卫计划大纲》就规定要在日本引进部署陆基宙斯盾(Aegis Ashore)导弹防御系统和综合防空和导弹防御系统(IAMD)。另外较为引人注目的是,日本还将追加购买63架F-35A和42架F-35B隐形战斗机,其中一架F-35B就价值9000万美元。虽然说是“传统”军事装备,但是它们同样不乏争议。例如俄罗斯就对日本部署陆基宙斯盾导弹防御系统深表不满,而如此昂贵的大笔军购同样也引发了周边国家的不安,加剧了区域军备竞赛的气氛。

当然,性质最为恶劣的还是第二类的进攻性装备,其中争议焦点主要是出云级直升机护卫舰的航母化改造以及购入联合防区外空地导弹(JASSM)。

首先,现有的出云级直升机护卫舰将为适应战斗机的起降而改造甲板和其他设施,并且在未来将搭载具有短距起飞和垂直降落能力的F-35B战机。目前,日本共有两艘现役的出云级直升机护卫舰,分别是2015年3月服役的“出云”号和2017年开始服役的“加贺”号。完成改装后,每艘航母可能搭载10架F-35B战机。航空母舰是历届日本政府明确认定的毫无争议进攻性武器。

其次安倍架空平和宪法底气何来:反建制与日本“强者需求”的符合,JASSM的攻击距离在500-900公里之间,考虑到其主要打击的是地面目标,因此其设想中的“用武之地”无疑主要是朝鲜和中国的地面军事设施和力量。这也间接违背了“不在其他国家造成惨重伤害”的专守防卫原则。

2018年《防卫计划大纲》的出台意味着虽然和平宪法依然存在,专守防卫依然是日本政府的官方立场,但是已经遭到了事实上的严重突破。在花费巨资新建和保有进攻性武器的当下,日本所谓的“和平国家”属性已经是名不副实。

暗度陈仓

面对国内外的批评,此次推出进攻性《防卫计划大纲》和《中期防卫计划》的安倍政府坚持主张自身并未改变专守防卫的立场,更不存在所谓安倍架空平和宪法底气何来:反建制与日本“强者需求”的符合的“违宪”问题。

一方面,虽然这些武器本身确实具有进攻性,但是安倍政府主张它们同样能够发挥其他功能,因此拥有进攻性武器并不意味着会用它们发动进攻,不能断定为违反了和平宪法。按照这一逻辑,安倍此举如果说有什么问题的话,那么充其量就是浪费财力。事实上,也确实也有不少人从这一角度加以批评。例如,前防卫厅官房长、内阁官房副长官助理柳泽协二就批评航母改装计划没有经过军事上的认真讨论,职能和目的尚不明确,不仅军事意义不大,而且改装和舰载战斗机的部署还造价不菲。另一方面,安倍政权还在尽可能地玩“文字游戏”,通过各种小动作预防和缓解来自日本国内的批评。毕竟,安倍本人在今年2月的国会听证中还口口声声地表示不允许自卫队拥有航母,至少在表面上还要最低程度地自圆其说。

在文过饰非方面,公明党是安倍的好帮手。在大纲制订过程中安倍架空平和宪法底气何来:反建制与日本“强者需求”的符合,自民党和公明党这一对长期联合执政伙伴专门就航母的“名称问题”进行了几番磋商。12月初,代表自民党的前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提出的方案是将未来的出云级航母称为“多用途母舰”,但是代表公明党的外交安全保障调查会长佐藤茂树认为“母舰”的说法还是会让人联想到航母,其称呼还必须进一步斟酌。随后,执政联盟商讨决定,将其称为“多用途护卫舰”,而最终在《防卫计划大纲》中又调整为“多功能护卫舰”。对于这一明显有欺骗之嫌的名称,日本防卫省的官安倍架空平和宪法底气何来:反建制与日本“强者需求”的符合员辩称虽然改造后的出云级直升机护卫舰拥有了搭载战斗机的能力,但是没有改变原本的护卫舰性质。

除了在名称上大做文章之外,安倍政权的官员们还表示改造后的“出云”号不会一直是“航母”。官房长官菅义伟和防卫大臣岩屋毅在《防卫计划大纲》通过后,就反复表示未来的出云级战舰不会全天候地搭载战斗机,而且还会继续执行包括巡逻、救灾在内的多种任务。当然,在辩称改造后的出云级战舰“不是航母”或者“不全是航母”之外,安倍政权也在为航母的最终“正名”做舆论铺垫。例如,日本安全政策界当前就流行着日本靠近太平洋的一侧缺少土地,无法为正常的陆基战斗机修筑足够的机场,因此必须重视部署快速和垂直起降战机的说法。这种观点无疑会有利于安倍政权继续增强航母力量的建设。

安倍政权在航母和整个专守防卫原则上的政策态度都体现了“避虚就实”的日本右翼化路线,不再过度期待“毕其功于一役”、直接改变和平宪法本身,而是注重在各个实际领域架空宪法,使其变为事实上的一纸空文。

纵容”的安倍政权

安倍政权指鹿为马、暗度陈仓的政治手段虽然有效,但是归根到底算不上有多么高明。无论是称为多用途母舰、多用途护卫舰还是多功能护卫舰,日本国内外的所有人都知道这就是一艘航空母舰。之所以《防卫计划大纲》能够进一步突破专守防卫原则、将和平宪法空心化,本质上并不是因为安倍的小动作真地欺骗、麻痹了日本社会,而是因为当今的日本政界对安倍政权的“纵容钛马星怎么车机互联”和民众对政治的“冷感”。

安倍晋三在第一次担任首相时,还是一个非常传统的日本式领导人,并没有太多的个性和打破常规之举。但是在他第二次担任首相后,却逐渐表现出“不同寻常”的一面,直至成功地修订了自民党的总裁选举规则,为自己的继续连任和执政铺平了道路不说,还志在修改和平宪法和战后体制。从这些角度来看,当前的安倍在某种意义上更像是一位特朗普式的“反建制”领导人,而他的领导方式也越来越趋于强人政治。

比如此次的《防卫计划大纲》修订就不符合常规。首先,《防卫计划大纲》一直以来都是以十年安倍架空平和宪法底气何来:反建制与日本“强者需求”的符合为单位,而现在距离2013年的上一次修订才刚刚过去五年,就此而言安倍是提前终止了原有计划,加快了架空和平宪法的进程。对于为什么提前修订,安倍政权给出的理由是中美贸易战加剧、美朝谈判前景不明、日本的安全环境面临迅速变化,但是这些原因与安倍的军扩规划之间似乎不能形成合理的逻辑链条。

其次,与以往“大纲确定方向,中期防卫计划给出具体方案”的做法不同,安倍政府在大纲之中就明确了军备采购的内容,这也被日本相关官员称为“逆向操作”。这意味着,安倍政府在“提出问题”之前就已经“知道了答案”。这两点都说明,安倍政权已经越发不在意所谓的传统、规矩和法度,《防卫计划大纲》的修订只是安倍个人意志和政治图谋的体现。

在度过了森友和加计学园丑闻的危机之后,安倍对自身政治地位的自信又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之所以能够逢凶化吉,一方面是因为他的经济和外交政策取得了一定的成果,另一方面则是日本政界中有一种希望拥有一名强势政治家的心理需求。而如今被称为“丧失大志时代”的日本“低欲望社会”在一定程度上使得民众的政治参与度下降,去年日本议会选举投票率在二战后的历次选举中排倒数第二。不少民众对政治“冷感”,既无兴趣也无热情去推动改变,这也是安倍得安倍架空平和宪法底气何来:反建制与日本“强者需求”的符合以稳执政柄,一步步推进右翼化进程的一个原因。

(作者系中国社科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
责任编辑:朱郑勇
校对:栾梦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新闻报料:4009-20-4009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