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陆

有野心的国产动画,从有一个杀人如麻的编剧开端

admin 2019-09-27 190人围观 ,发现0个评论

作者/ 小趴

“对于国产动画来说,无论最终结果如何,有野心总比没野心好,大胆创新总比墨守成规好。”

今年已经过去了大半,不同于电影市场上的亮眼成绩,今年的国产动画在剧集领域里多少显得有点不温不火。

其中最有讨论热度的李云龙《灵笼》,虽然在7月开播后收获了不错的播放量和9.5的超高评分,然而也在播出了前四集之后,不负众望(?)地又咕了

这可急死了国漫粉丝们,不少粉丝连大会员都被咕过期了。在咕了长达一个月之后,第5集《灵笼》终于在上周六重新上线,剧情也即将进入高潮。

那么我们言归正传,评分那么高的那个《灵笼》,真的那么好看吗?

嗯……它不是好看不好看的问题,它真的是那种很特别,那种很少见的国产动画。

夸爆的人认为,《灵笼》的优点在于艺画开天制作组创造了一套非常复杂的末日世界观,并且把许多宗教、哲学、民俗文化的元素全部塞了进去,数不清的暗线和隐喻看得让人抓破脑阔。

哪怕这些你都不感兴趣,那《灵笼》至少还有一大堆可以舔的小姐姐。不带脑子看也行,小姐姐好看就完事了!

但批评《灵笼》的声音也有很多。比如,就有很多专门为了舔小姐姐看剧的人发出痛苦的哀嚎——

这个《灵笼》制作组发起便当来,怎么比马丁大爷《权利的游戏》还狠啊?!(如果你还没有看,友情提示一下:舔小姐姐有风险,入股票需谨慎)

不过哪怕是批评方,也不得不承认《灵笼》的团队野心很大——这年头,搞角色中心制、炒CP卖角色可划算多了如果不是太有野心,《灵笼》又何苦拍个小众末日题材还自找麻烦地塞入那么多暗线和隐喻呢?

敢于去尝试的人,都是值得鼓励的勇者。《灵笼》敢于去颠覆、去创新,无论你爱它还有野心的国产动画,从有一个杀人如麻的编剧开端是恨它,它都为国产动画带来了一部非常特别、非常不一样的作品。

首先,《灵笼》的开场就有点神棍的味道。

“灵笼”有野心的国产动画,从有一个杀人如麻的编剧开端这个标题顾名思义,就是“灵魂的牢笼”,宗教含义有野心的国产动画,从有一个杀人如麻的编剧开端不言而喻;而英文名Incarnation,明显则指向宗教意义上的“化身”,指神通过某种方式以人类或动物的形态,实体化出现在人类世界之中,例如基督教中的“道化肉身”,佛教中的“化身佛”等。

动画的OP一开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面目各异的一尊尊人体石像,皮肤上的褶皱和斑点都清晰可见,神态也栩栩如生——有人低下头做沉思状,有人在痛苦挣扎,有人宛若怒目金刚,在发出不屈的怒吼。

如此的众生相,仿佛意味着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让时间停留在他们生前最后的那一刻。

随后,我们看到血红色的触须从肉块中破芽而出,缠绕在人体石像上恣意地生长,将一桩桩人体绞到粉碎。

伴随着空灵庄重的女声,一桩人体石像在分崩离析中,拼尽全力将婴儿推向了天空中的那一束光芒,最后一个镜头也定格在这里。

《灵笼》OP的氛围非常让人惊艳,不过相信不少人看完这个OP也是一脸懵逼的。

传统意义上大多数剧集的OP,都会有片中角色的登场和互动,每个主角往往还专门留个单独的亮相镜头,摆拍个帅气的pose,动不动还出现一大堆角色奔跑这种桥段。俗套归俗套,但是能够让观众第一时间对这部动画讲什么有个大致的概念。

《复仇者联盟4》如果按日本动画经典OP套路的话大概就是这样了……

然而灵笼什么都没有——有的只是大量的意象。

第一个镜头里石像父子仿佛象征着旧社会的亲子关系和生命形态,却用蒙太奇转接了血肉中触须的萌芽,暗喻着新生命形态的孕育。石像与血肉,暗青与血红,毁灭与生长的几组对照,让OP有了超强的感染力。(也更神棍了)

《灵笼》的OP也为后续世界观的展开埋下了线索。其中出现的石像,在故事里被称为“肉土”,指的是死后保持生前姿态不变、全身仿佛被瞬间衰变而形成的“石像化”遗体。这里的石像,很有可能是对标题Incarnation(化身)的呼应,也将引出后面柏拉图的经典“洞穴喻”,这一点我们稍后再解释。

故事的世界观随着主角一行人对旧飞船遗迹的探索徐徐展开:未来的世界太过拥挤不堪,于是人类决定迈向宇宙,寻找的新家园。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席卷了整个世界,摧毁了人类的文明,飞船上逃难的人也还没来得及起飞就化为肉土。

大灾难中,只有一座浮空堡垒因为其特殊性,侥幸度过了这场灾难。这些天空中的幸存者们为它取名“灯塔”,寓意“照亮人类的最后的未来”

在大灾难之后,支离破碎的大地上出现了凶残的怪物,四处猎杀着人类。而人类为了生存,必须派出“猎荒者”到危机四伏的大陆上搜集必需资源,直面危险。

《灵笼》一个出彩的地方在于,把末日背景渲染上了悬疑、恐怖的氛围,故事里的怪物背后仿佛透着若隐若现的阴谋。

故事一开始,猎荒者在废弃飞船发现了前面提到的“肉土”,蓝光下栩栩如生的“肉土”给人阴恻恻的感觉,恐怖气氛瞬间就拉满了。

随后,猎荒者在“肉土”堆里遭遇了大量名为“脊骨”的怪物。这是一种外形酷似脊椎骨架的虫子,成群出动,会释放出猩红素污染人类心智,令其发狂。

然而一名猎荒者唐尼被脊骨群感染后,说出了令人毛骨悚然的话:“我看到了,躯壳,都是躯壳!我们都被困在这儿,无论做什么都是徒劳的!

被脊骨群感染后的他到底看到了什么?躯壳又是指什么?

我们不知道,但那癫痫若狂的话语,却仿佛先知一般在警示人类未来的命运。悬念一下子就起来了。

《灵笼》的看点,在于它的未来社会结构设计。

故事中,灯塔人为了更有效的应对末日的威胁,采取了极其冷酷严苛的生存法:他们根据基因将人类划分为“上民”“尘民”,上民生来就高人一等,尘民就是只有编号的劳工,没有任何权利,甚至不被当成人来看待。

灯塔还摒弃了旧世界人类社会的一切与生育有关的私人联系——不再存在任何家庭,也没有父子、母子、兄弟姐妹的关系,情侣乃至夫妻更是被严令禁止的,甚至连稍微亲密的接触都不允许存在。

于是,任何的生育行为自然也是不被允许的,只能通过灯塔的金色大厅来分配任务完成。

可想而知,如此扭曲人性的制度下一定会诞生激烈的社会冲突,而灯塔安抚矛盾的主要手段则是靠“光影教会”,有野心的国产动画,从有一个杀人如麻的编剧开端通过这个宗教信仰来为新世界的阶级划分、生育关系提供看似合理的解释。

为什么会有上民、尘民之分?为什么要摒弃旧世界的家庭有野心的国产动画,从有一个杀人如麻的编剧开端、恋人关系?因为光影教会掌握着最唐装终解释权,主说什么那就是什么。

而光影教会的教义,也为我们揭示了这个世界观下隐藏的一些线索。光影教会认为,人类“自以为可以超越神明,却引来了毁天灭地的灾难”,隐隐透露出这一个线索——灾难或许并非天灾,而是因为人为因素产生的。

随着故事的发展,越来越多的谜团陆续涌现出来。

灾难究竟是怎么回事?“超越神明”的意思是什么?从目前的信息来推测,或许是旧世界的人试图摆脱肉体(躯壳),探索灵魂力量时,引发了灾难的降临吧。

总之,《灵笼》的制作组没有上来就告诉你所有的设定,而是在故事里埋下了数量惊人的暗线,把观众吊着、诱发观众主动去猜测后续的情节发展,并通过无数的细节和闪回、倒叙一步步揭示世界观,让人仿佛在玩一场拼图游戏。

这种烧脑式的情节设计在美剧悬疑剧集中颇为常见,国产里还比较少见。但是这种叙事策略对于编剧的能力要求非常之高,收线如果没能收好,前面埋下的线索就都变成了坑。

即便是编剧行业最成熟的美国,神剧拍成烂尾也是屡见不鲜的。君不见以烧脑、反转、埋线多、戏剧性强著称的诸多神剧(远有《迷失》、《越狱》,近有《权游》),十有八九都成了烂尾吗?

这不得不让人担心,《灵笼》敢这么玩,后面真的不会收不回来吗?

《灵笼》在故事中还化用了相当多的文化元素和暗喻。

故事里,光影教会的教义提到:“光影之主告诉我们,世人皆是洞穴中,被钉在墙壁上的苦难者,我们所见之一切,均是从墙上投射下来的影子,只有挣脱束缚,走出洞穴,才能看见真理。”

这段教义源自柏拉图洞穴喻,是柏拉图对人类获取知识方式的基本想象。

在柏拉图的洞穴喻里,他将世人比喻为洞穴中的一批囚徒,自小被锁链束缚,背对着火堆,只能看见洞壁上投射的影子,自然以为影子是惟一真实的事物;然而如果其中有一人幸运获释,走出洞穴看到真实世界,才会处于真正的解放状态。可是当这个人试图回到洞穴,告诉同伴真相,其他人也不会相信他,甚至可能杀死他。

在《灵笼》中,光影教会引用洞穴喻作为教义,或许是将自己视为看到真实世界、视图劝解同伴的出洞者。然而,光影教会自以为自己走出了洞穴,看到了真实世界,谁又能肯定他们看到的不是另一面更大的墙壁上投射的影子呢?

柏拉图的影响不只体现在教会的设计里,事实上整个灯塔的社会结构都有着柏拉图《理想国》的影子:取消一夫一妻婚姻制,男人与女人之间不应该看个人喜好,而是应该为了国家利益而结合;鼓励优秀的人多生,反之则少生甚至不生;女性生育由国家严格控制,提倡“儿童公有”,让所有人都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是谁;优秀的孩子用最好的条件培养,有缺陷的孩子则随意抛弃。

柏拉图书中描述的社会,这可不就是《灵笼》里灯塔控制下的社会吗?可是这样的社会,真的是“理想国”吗?

《灵笼》里也有一些中国文化的元素隐藏在世界观里。在最近两集的《灵笼》里,故事揭露出一个更加让人难以接受的规则:在灯塔里,到了一定岁数的老人会被送去“远行”,也就是去到地面上独自生存,为灯塔节约资源。

如此残酷的设定,实际是源自我国传统民间故事里的“弃老传说”

相信很多人小时候都听过这样的故事:村里有着把老人送上山,让老人自食其力(其实就是饿死)的传统,然而主角孝顺父母,选择偷偷将父母藏了起来。最后,突然一场考验或者灾难降临,所有村民都不知道如何解决,只有主角偷偷询问了父母,在老人的智慧下解决了难题。

这个“弃老传说”在我国、日本乃至世界上众多地区都有变种,在民俗研究里被称为“隐藏老人智救王国”,在经典AT分类法里属于J1511,《灵笼》里的“远行”毫无疑问借鉴了我国民间的“弃老传说”。

湖北十堰发现的“弃老洞”

如果按此推测,后面的情节中,远行的老者们绝不会这么简单死去,他们的智慧将会成为解决最终问题的一大助力。

这些文化元素和隐喻,最终是否会成为叙事中的一部分,还是只是单纯的堆砌而已呢?

目前《灵笼》最新的第5集里,女主角冉冰面临着可能是全剧重要的考验,下一集也将决定《灵笼》最终是一战封神还是走下神坛。当然,编剧也将面临着是否要收刀片的考验。

但无论结局如何,《灵笼》在制作层面上确实达到了超高水准。精细入微的角色建模,宏大的场景美术,最值得称道的还是制作组的视听语言功底。

以《灵笼》的打斗戏为例,制作组非常善于利用镜头运动环绕、拉近、拉远来突出角色的周边环境和动作的重心。一段镜头里还经常夹杂升格、降格的瞬间,来加强动作的节奏感。

另外,《灵笼》尤其喜欢主观镜头。第一集里被脊骨感染的猎荒者队员的血红色幻想视角,与正常人的蓝色真实视角,两组主观镜头的来回交替中给人错乱的视听感受。射击时还经常用第一人称的主观视角,看着怪物在自己枪下被爆头,有一种仿佛在游玩次世代FPS游戏的爽快感。

有趣的是,第一集里还使用了相当多的恐怖片技巧。常见的恐怖片作死桥段不提,在噬极兽首次出场的镜头里,制作居然用了怪物的主观镜头。

通过怪物的视角,我们既感受到步步紧逼正在来临的危机,被带动着替主角一行人担心;同时,这个镜头还揭示了一个世界观上的暗线——被感染后的人在有野心的国产动画,从有一个杀人如麻的编剧开端噬极兽眼中的成像与正常人大不相同,或许暗示了噬极兽、脊骨与人类之间的关系。

要说《灵笼》视听语言上有什么问题的话,可能最大的问题在于,制作组太爱捡着一个技巧就可劲儿用了,难免太着痕迹。例如第一集玩起恐怖片的 jump scare,就一直在反复玩,看多了就失去新鲜感了。

《灵笼》播到现在,视听语言最精彩的部分无疑是最新播出的第5集最后一场戏。(咱们不剧透,只聊聊视听语言)

冉冰(银发姑娘)站在房间里,注视着佩妮金发姑娘)曾经住过的地方,过去与现在、飞船与房间,时间和空间都开始交错,这是一组相当惊艳的蒙太奇了。

通过佩妮生前的甜蜜回忆,冉冰第一次走进了这名多年战友的真实内心,也对她的心理感同身受——两人也形成了一组对照,冉冰看着佩妮的过去,却在她身上映出了自己的身影。

同时,这一段也运用了大量的意象:佩妮开窗的瞬间,一对鸽子从窗边飞过,飞向辽阔的天际,象征了咕咕咕 挣脱束缚、对自由的勇敢追求;窗台下偎依在一起的白骨,则象征了至死不渝的坚贞爱情。飞散的日记本,或许也暗示着佩妮抓不住的命运吧。

从现在来看,《灵笼》可以说各方面都做得非常大胆:大胆玩起原创末日题材,大胆设计颠覆性的世界观架构,大胆运用精妙的视听语言,也大胆引入各式各样的文化元素和隐喻。

此外,《灵笼》在片头还直接打出了“建议观影年龄18周岁以上”的标识,这可绝对不是噱头而已。在国内还没有分级制度的情况下,这也是非常难得一见的自主分级的18+动画了!

那么《灵笼》是不是就那么好呢?那也未必。

目前看下来,最担心的还是《灵笼》太过有野心塞了太多的东西进去,后续如果没有完美收回来,可能会导致虎头蛇尾了。

不过不要紧,小趴始终认为,国产动画已经有太多平庸无奇的作品了,也从来不缺没有野心混日子的动画制作组。但是国产动画要想真正崛起,一定还是要踏出自己的舒适圈,大胆尝试、大胆创新,否则只是原地踏步,永远也追不上美国日本。

有野心,或许会出错,或许结果不那么完美——

但是,有野心总比没野心好,不是吗?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微信二维码
不容错过
Powered By Z-BlogPHP